快捷搜索:

虐杀动物视频调查追踪 虐杀者:很后悔被人带入

原标题:虐杀动物视频调查追踪 虐杀者:很后悔被人带入歧途 阿佳(化名)虐杀动物的视频,先将一只羊捆绑

阿佳(化名)虐杀动物的视频,先将一只羊捆绑随后杀死。 视频截图

原标题:虐杀动物视频调查追踪 虐杀者:很后悔被人带入歧途

新京报昨日刊发调查报道,曝光了多名女子录制虐杀动物视频牟利,网络定制、贩卖该类视频已形成隐秘产业链,引起广泛关注。当天记者注意到,一个出售虐杀动物视频的网站已无法打开,出售该类视频的QQ号也改头换面,删除了空间内的虐杀动物图片。

“交流虐杀动物视频的QQ群开始清人了,把他们觉得可疑的人都踢出群。”圈内人士张明告诉记者,圈内的人都在商量怎么办,“他们可能会暂时隐蔽起来,等风头过去了出来。”

新京报记者昨日还从腾讯QQ团队了解到,目前已经核查了记者提供的出售或定制虐杀动物视频的腾讯QQ账号,部分账号已经做出查封处理。

北京市律师协会刑法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李红钊告诉记者,虐待家禽、家畜、宠物等动物涉及的是动物福利法,在一些国家有相关法律,但是在我国尚属空白。“怎么样才算虐待动物,虐待动物到什么程度才受到刑事处罚,都还没有明确的规定。”

昨日,有法律界人士认为,从法律渊源角度说,治理“网红”虐杀动物问题,不必等到中国制定相关动物福利法规,而应充分利用《网络安全法》等严禁“传播暴力、淫秽色情信息”的规定,将“网红”虐杀动物作为色情、暴力的互联网内容,予以打击处罚。

昨日,部分交流虐杀动物视频的QQ 群开始“清人”。网页截图

对话

虐杀者:我很后悔,被人带入了歧途

新京报昨日的调查报道中,阿佳以虐杀大型动物在圈内出名。而在阿佳虐杀动物的视频中,能看到她采取阉割、踩踏、剥皮等手段,杀死牛、羊、驴等动物。在记者暗访过程中,阿佳称拍摄虐杀牛、驴等大型动物要价1.5万元,踩踏牛蛙、乌龟等要价500元。

昨日,新京报记者与阿佳对话,她称很后悔拍摄了虐杀动物视频,自己另有事业,是被人带入歧途。

“拍那个视频是我上了当”

新京报:怎么开始从事拍摄虐杀动物视频的?

阿佳:我已经做了一年多骑马视频,去年一个网友找我拍一部杀猪的视频,当时我还不知道有虐杀动物的圈子,就拍了第一部视频。后来就不断有人找我拍这些视频。

新京报:当时拍这些片子的时候内心能接受吗?

阿佳:我们家有人从事屠宰业的,我从小就看杀猪这些,就觉得这没什么。我也喜欢挑战,一个女人杀一头两百多斤的牛,这想想就是很有挑战的事情。像踩几只乌龟这种事情,我也觉得没什么。但是,如果别人要找我拍杀猫、狗、兔子这些,我是绝对不拍的。

新京报:所以你不觉得拍的那些视频是虐杀吗?

阿佳:我从小在农村长大的,你们说的剥皮啊、阉割啊,我们农村都是那么干的,你们要说那是虐杀那我也没办法。

新京报:但是,我们在你的视频中看到,在羊还活着的时候,用高跟鞋踩爆了它的睾丸,我们觉得这就算是虐杀。

阿佳:拍那个视频是我上了当,不是说我每个视频中都这么拍,就拍了那一个。不是说我就这么残忍,这个剧本是客户给我的,我只是一个演员而已。我回想起来也很后悔拍了这个视频。

新京报:圈内还有很多虐杀猫、狗等宠物的视频,你怎么看待这些视频呢?

阿佳:我觉得非常残忍,我本身是很喜欢动物的,我养了3只兔子、5匹马,有人要我拍杀兔子,我拒绝了。猪牛羊这些本身是要杀了吃肉的,我觉得没问题。如果是那些有灵性的,像宠物一类的,我是拒绝的。

但如果是踩踏乌龟,我觉得没什么问题。

拒绝幕后推手要求遭报复

新京报:带你进虐杀动物圈子的是什么人?

阿佳:起初有网友找我拍了杀猪的视频,就在圈内火了。当时有个男的,听说在圈内很有威望,看了视频就想方设法找到了我,把我带进这个圈子。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这个圈子有虐杀这种情况。

我没见过这个男的,都是网上交流。只知道他是福建人,生活在澳大利亚,自称是年薪百万的总裁。但是我后来也对他说的身份有怀疑。听圈内人说他实际上就是一个倒卖虐杀动物视频的,在国外和国内都卖。

新京报:带你进圈子的人,是给了你什么诱惑或者承诺吗?

阿佳:没有,因为我有自己的骑马事业,也不想靠拍那些(虐杀动物)视频赚钱。刚进圈的时候,就觉得人都特别好,特别热情,都捧着我、哄我,就有点像传销组织的那种感觉,像家人一样,我就觉得自己来对地方了。

新京报:他们是怎么让你拍虐杀动物视频的?

阿佳:刚开始提的要求比较正常,就是像屠宰场里面那样杀一些猪牛羊等动物。后来接触多了才发现有些人的要求特别离谱,有要求我穿着很暴露,还有拍虐杀那些乱七八糟的视频。

新京报:拍视频过程中怎么进行虐待,是客户提出的吗?

阿佳:是的,你们看到虐杀羊的视频,是带我入圈的那个男的带了几个人来团购,剧本也是他写的,我只是按照剧本来演。但是我有原则和底线,要在我的原则和底线范围内才拍。

新京报:你的原则和底线是指什么?

阿佳:就是我不杀猫、狗、兔子这些通人性的动物,我也不接受他们让我穿得很暴露色情的那种。另外在我这定制的视频,我都不允许对外传播。有很多贩子要找我买视频,我都把他们拉黑了。

新京报:那为什么网上会出现很多你拍的虐杀动物的视频?

阿佳:这些都是带我进圈子的男人传播出去的,他为了报复我。他找我拍视频一段时间以后,拍摄的要求越来越过分,他想控制我,让我拍那些乱七八糟的。我不答应,大约半年前就把他拉黑了,断绝了联系。他想要毁了我,就把我以前拍的虐杀的视频传播出去,可能觉得这样做会让我害怕。

“乌龟还在,会把它们养起来”

新京报:和你的幕后推手断绝联系后,为什么仍在拍这类视频?

阿佳:半年前我把圈子的群全都退了,和圈内的人也没有联系了。我现在的这些朋友和以前圈子里的人不一样,都是素质比较高的,不会提过分的要求,让我虐杀什么。他们就是欣赏女汉子,喜欢看我杀牛这些。踩乌龟那个我无话可说,现在乌龟还在,会把它们养起来的。

新京报:现在拍这些视频是为了赚钱吗?

阿佳:我不指望靠拍这些(虐杀动物视频)赚钱,我本来是做骑马视频的,有自己的事业,只是半路被拉来拍了这些。

圈子里找我拍的人太多了,我拒绝的人也太多了,他们就想找我拍虐杀猫狗之类的视频,但是我从来不给他们拍。我也从来不主动在圈内打广告。我做的骑马视频和宰杀完全是两码事,不是说靠骑马来打广告。

新京报:但是你现在的定制视频要价很高,利润也很多吧?

阿佳:我拍杀牛、驴这些是要1万5,有人会觉得这是暴利。但我是有原因的,一是牛本身价格就高,拍摄的成本高。二是我想用高价把一部分人挡掉,花上万块钱定制的人,都是素质比较高的人,他们对我从来不提很过分的要求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